新闻中心

    NBA史上进小绿屋后顺位最低的新秀!名宿之子波尔的“以父之名”

    {$itemInfo['publish_time']|date='Y-m-d H:i:s',_ _ _pp电子游戏立志于打造行业的标杆品牌,多年来客户的支持是必博体育投注前进的动力(36594.com).pp电子游戏平台亚洲最佳娱乐平台为您服务.pp电子游戏官网全球性的大型网站,实时报道全球最新鲜的体育新闻和娱乐赛事,丰富您的在线生活!}##} 来源:pp电子游戏-pp电子游戏平台-pp电子游戏官网 浏览次数 17

      命运跟波尔-波尔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。

      选秀开始之前,波尔是受邀进入小绿屋的二十个青年才俊之一,然而随着顺位的不断滑落,他的心情跌到谷底。NBA副总裁马克-塔图姆念到波尔的名字之前,他已经忍不住离开了座位。即使布鲁克林球迷为他送上热烈的掌声,走到台前的波尔还是难掩沮丧。

      “等待,终于结束了。”波尔如释重负。

      ESPN还在不停补刀:波尔可能是NBA史上进入小绿屋后顺位最低的新秀。

      

     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就像如今被看扁的波尔-波尔,他的父亲玛努特-波尔当年在登录美国时也曾饱受质疑。1985年,今日美国发表了一篇关于马努特的文章,标题是《波尔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》。而媒体的质疑也不是没有道理,当时波尔几乎不会说英语,来美国之前只是一个月薪80美元的苏丹军官,也不喜欢打篮球,加盟NBA只是为了躲避战火。

      1983年,克利夫兰州立大学的主教练凯文-麦基曾对马努特进行了试训,见识过这个男人的暴怒:“我要杀了你,查尔斯-奥克利!我曾经杀过一头狮子!”如今麦基成了步行者的一名球探,在回顾老波尔时他说:“对于马努特,有一件事我非常肯定。如果他出生在美国,从小接受系统训练,他可能会成为全明星,甚至名人堂球员,所以让我们看看他的儿子能不能做到。”

      

      作为球二代,波尔-波尔在美国成名之后就一直备受关注,但是,他的成长经历却与一般的球二代完全不同,没有锦衣玉食,反而充满了艰辛。

      1997年,苏丹内战暂时停火,已经从NBA退役的马努特-波尔回到喀土穆。在一场盛大的晚宴中,他对17岁的姑娘阿约克一见钟情,随即发动了凶猛的爱情攻势。十八岁的年龄差没有阻挡马努特开启第二段婚姻,根据当地的风俗,他向阿乔克的娘家送上150头牛作为彩礼。

      1998年,美国的导弹袭击了喀土穆,当时的苏丹政府认定马努特是美国派来的间谍,波尔一家濒临破产。1999年,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,为了纪念自己的曾祖父波尔-肖尔-波尔,马努特给儿子取名为波尔-马努特-波尔。马努特的曾祖父是丁卡族的一个酋长,身高7尺10寸,娶了58个老婆。

      马努特一直希望带着老婆孩子远离战争,但苏丹政府禁止他们一家前往美国。直到2001年,马努特一家在朋友的帮助下,取道埃及,历时六个月才艰难抵达美国。

      1983年,马努特第一次来到美国,十九年之后再度踏上这片土地时,他的身份已经从年薪百万的球员,变成了一个贫穷的难民,但好在他的名气帮到了他,一家人在美国的生活也得到了很好的改善。小波尔五岁时,马努特送给他一个儿童用的篮筐,很难想象,一个不喜欢打篮球的父亲竟然给儿子买这样的礼物。“父亲总是强迫我玩,开始我一点也不喜欢。”波尔回忆。

      因为职业的便利,马努特经常带着儿子观看比赛,出入NBA各个球场,小波尔曾经和迈克尔-乔丹握过手,詹姆斯送过他签名球鞋。就这样,波尔被父亲带进了篮球世界。“他经常飞来飞去,参加NBA的各种会议。”波尔说,“有时候我跟着他,小时候他教会我很多东西。”

      

      但老波尔没有等到儿子成为职业球员的那一天,2010年他因患肾衰竭和史蒂文斯-约翰逊综合症离世,而因为此事,10岁的小波尔也第一次回到苏丹,参加父亲在家乡图拉雷的葬礼。波尔用自己的方式怀念父亲,阿约克回忆:“有一次他对我说,打篮球让他感到快乐,因为他感觉比赛的时候爸爸就在身边。”

      六年级时,波尔第一次上传了自己的打球视频,在那段视频中他完成了一次扣篮。“这是第一次向外界展示自己的球技。”波尔说,“我得到了很多积极的反馈,这让我更喜欢篮球了。”

      1985年马努特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透露:“我妈妈6尺10寸,我父亲6尺8寸,妹妹6尺8寸,曾祖父更高,足有7尺10寸。”小波尔不只遗传了家族的身高——15岁长到6尺10寸——还继承了父亲的运动天赋,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马杜特和克里斯都没有成为职业球员。

      

      和其他15岁的普通孩子一样,波尔喜欢玩使命召唤,床下堆满球鞋,然而波尔这个姓氏赋予他的天赋和出身,有时也让他感到很焦虑。“因为父亲的缘故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波尔说,“人们总是喋喋不休。你多高?你爸爸是谁?你多大了?”

      虽然父子身高相仿,但艾格高中主帅里克-扎克认为,波尔并不是马努特的翻版,“他跟他父亲不同,他是波尔-波尔,他就像一块粘土,成为什么样的雕像,完全取决于他自己。”

      波尔渴望更多的曝光机会,高三时他选择离开堪萨斯,加盟加州的梅特德伊高中。美国国家队教练发展总监如此评价波尔:“无论是天赋还是身体,在很多不同的层面上,他和其他任何球员都截然不同。尤其特别的是,他能在外线不断命中投篮,这会让他在今后的发展道路上受益匪浅。”

      队友喜欢波尔,对手却恨透了他,他的bug级天赋打的无数对手怀疑人生。有些人试图用肢体语言激怒他,有些人则在社交媒体上破口大骂。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成了高中篮球界最讨厌的人。”波尔说,“我只知道……算了,还是别理他们了。”

      在梅特德伊高中,波尔结识了两位好友,沙奎尔-奥尼尔的儿子沙里夫-奥尼尔,朗佐-鲍尔的弟弟拉梅洛-鲍尔,收获了43万Instagram粉丝,成为美国最出色的高中生球员之一。在ESPN2018届全美高中毕业生的排行榜上,波尔排名第四,在一些网站上甚至比今年的状元zion还被看好,获得五星评价。

      

      肯塔基、杜克还是圣约翰?理论上任何一所高校都不会拒绝波尔。做决定的那段日子里,波尔总是想起父亲。“爸爸肯定希望我能代表整个家庭,”波尔说,“我知道,他希望我追求篮球之外的兴趣,音乐、时尚,包括他在苏丹一直推崇的人道主义。最重要的是,他希望我能做自己。”

      波尔最终选择了俄勒冈,因为他喜欢那儿的教练和打球风格。进入NCAA,波尔开始展现自己的实力,对阵南德州大学,他砍下32分、11个篮板;对阵雪城,波尔拿到26分、9个篮板,这一天他刚刚19岁。

      惊人的身高,恐怖的封盖,让人不由想起当年的马努特。除了长相之外,波尔和马努特有很多相似的地方,他们都奇瘦无比,怎么吃都不长肉,波尔承认增肌50磅是做梦都无法完成的任务。

      他们都喜欢投三分,马努特堪称大个投三分的先驱,他曾经在对阵76人时半场投进6个三分,连对方主将巴克利也忍不住过来跟他击掌。直到二十多年后,才有另一位身高七尺的中锋完成这样的表演(尼古拉-乌切维奇)。算上马努特,联盟历史上有12个身高超过7尺4寸的球员,其他11人总共命中了19个三分球,而马努特自己就命中了43个。波尔开玩笑,称父亲的投篮像打弹弓一样,不过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,然而就是凭借投铅球一样的怪异姿势,他在俄勒冈投出了52%的三分命中率。

      

      波尔认为自己的风格和父亲截然不同,“他是一个真正的大个子,在内线遮天蔽日,而我喜欢打外线,喜欢运球。把球传给更好位置的队友,能给我带来更大的满足感。”

      丹尼-曼宁曾在NBA与马努特交过手,多年后作为美国U19的助教他指导过波尔。“波尔有一套适合他身高的独特技术,”曼宁说,“他具备外线的投篮能力,凭借身高他在内线的表现同样惊人。他的手感如此柔和,控球能力远比展示出来的要强,他更多在外线活动,这可不是马努特的风格。”

      2018年12月12日,这一天注定成为波尔篮球生涯的分水岭,俄勒冈66比54击败圣迭戈,波尔砍下20分、9个篮板、4次盖帽,但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左脚舟骨应力性骨折,赛季报销。二十天后,波尔发了一条推特:“在我最喜欢的教练奥特曼的指导下,代表我最喜欢的学校打球,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时光。遗憾的是,这段时光结束得比我想象中还要早,感谢所有和我一起共舞的俄勒冈球迷。”

      

      受伤之后,波尔的选秀行情开始不断下滑,一位球探认为,波尔具备波尔津吉斯的能力,但是选他有风险,可要做好被炒鱿鱼的准备。另一位球探认为,波尔的天赋就摆在那里,但是脚踝有问题的大个子很难拥有健康的职业生涯。ESPN最后一次模拟选秀中,波尔掉到第20位,而去年11月他还高居第五位。

      现实比虚拟更残酷,波尔直到第44位才被选中。乐透意味着至少两年的工作保障,而二轮秀则很难在NBA立足。2018年的新秀中,有6名二轮秀在上赛季从未上过场,绝大多数44顺位之后的球员,第一个赛季通常会被发配到NBDL自生自灭。

      面对赤裸裸的怀疑,波尔期待下赛季的到来。“我想证明那些人是错的,我能成为最好的球员。”波尔说。